广州洁灵保洁清洗服务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服务项目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李小姐
电话:020-8726717
邮箱:shzeneng@msn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清洁工期待着我们的理解和尊重

编辑:广州洁灵保洁清洗服务有限公司  时间:2012/04/16  字号:
摘要:清洁工期待着我们的理解和尊重
郑州市共有环卫工人1万余人,其中,来自农村的临时环卫工近8000人,全省5万多名环卫工人中,临时环卫工占了大多数。他们的工资主要由区财政部门发放,而很多区在财政上存在困难,因此绝大多数临时环卫工月工资水平只能维持在最低生活标准480元左右。
  干着辛苦的活儿,拿着微薄的薪水,这些“城市美容师”们日复一日地奔波在城市的大街小巷
  他们日复一日地奔波在城市的大街小巷,他们年复一年地忙碌于绿城的清洁工作,他们恪守着“一人脏换来万人康”的精神信念。他们就是被我们誉为“城市美容师”的清洁工。他们干着最辛苦的活儿,拿着微薄的薪水;他们付出了汗水、泪水乃至生命的代价,然而却依旧换不来人们理解的目光和尊重的话语。
  五一节快到了,人们都准备去游山玩水,可他们却仍然默默无闻地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。近日,记者走近他们,体验他们怎样工作,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……
  昨日上午9时,在郑州市政四街与经三路交叉口附近,周大妈穿着工装,外面罩上亮色的反光服,一手拿着扫帚,一手提着簸箕来回在路边走动,不时低头用扫帚把地上的杂物收进簸箕。这时,一个烟盒从一辆白色的轿车里扔了出来,车子飞快地开了过去,周大妈站在路边没再往前走。红灯亮了,正在行驶的车慢了下来,周大妈小步跑到路中央,把烟盒扫进簸箕,又看了一下前后的路面,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垃圾。抬头间,绿灯亮了,身边的汽车一辆辆地呼啸而过,周大妈只好颤巍巍地站在路中间,直到红灯再次亮起,车又缓缓地慢了下来,她才穿过车流,小心地折回路边,继续来回盯着光洁的路面。像这样的危险动作,周大妈每天都要重复20多遍。
  周大妈说,她快50岁了,一年前离开开封老家,和老伴一起在这里做环卫工人,虽然每月的工资还不到500元,但她已经很知足了:“花不完,还经常给家里的孙子买点东西带回去呢。”
  来回往路中间跑去扫东西不怕吗?记者问。“怕也没办法啊,路中间经常有车里扔出的烟头、纸片什么的,习惯了。”周大妈说,在经三路上,从政四街到金水路的这一段是她的责任区,每天早上7时许,她就开始这段路面的保洁工作。“从北边走到南边,再绕到对面从南边走到北边,每天应该有几十个来回吧。”她边说边走,不时地来回看着有没有人随手扔下的东西。
  周大妈上午的工作要结束了,她收拾了一下工具:“现在路面上人少了,先去吃饭,下午还要继续干活儿。”一上午,除了在路两边的30多个来回,周大妈走到路中间12次,捡烟头3次,捡烟盒一次,捡报纸两次……
  4月25日,郑州市郑上路大庄段,一名女环卫工人在路边绿化带旁边做着日常的保洁。下午4时许,一辆自西向东行驶的越野车在此处左转弯,这时,一辆依维柯客车飞速从东边驶来,虽然发出刺耳的刹车声,但还是撞到了越野车,接着车头向北一偏,冲向绿化带,这名正在绿化带旁保洁的女环卫工人躲闪不及,被撞出10多米远。这名环卫工人叫张菊香,经诊断,她左腿骨折,右腿有明显外伤。而她还不是今年受伤最严重的环卫工人,据市政局环卫处工作人员介绍,今年1月以来,已经有两名工作中的环卫工人被撞身亡。就在半个月前,在郑州市建设路上,仅仅20分钟内,就有两名环卫工人先后被一辆电动自行车和一辆面包车撞伤。
  已经是晚上7时许,在丰产路与政七街交叉口,张师傅还提着工具来回走动着。说起环卫工人受伤的事儿,他笑笑说:“这经常有啊,自己小心就是了。”他说,自己的反光背心一直穿着,冬天的夜里就不用说了,心里特别没底儿,因为天色暗,走夜路的司机又容易疲劳驾驶,危险随时可能发生。白天的危险也让他们防不胜防,因为他们经常要逆着车行的方向打扫路面。去年10月的一个下午,他正在路边扫地,一辆车斜撞住他的右侧,将他撞倒。经医生诊断,他的右脚踝骨被撞骨折。他为此在家休息了两个多月才上班。
  “每次听到又有人受伤就揪心。”张师傅说,因为自己受过伤,每天一听到谁谁又受伤了,就觉得心里特别地难受。记者在路边随意采访的10名环卫工人中,有4名都被或轻或重地碰伤过。记者在网上检索发现,涉及环卫工人受伤的新闻有上千条。但是,与体外伤比起来,受到的“心伤”更让他们痛苦。一直在闹市区工作的李师傅说,很多人对他们的不理解和不尊重,才是让他们最难过的事儿。
  25日中午1时,记者在郑州市二七广场前想采访李师傅。“我刚接过班,得先好好看一遍,一会儿再聊吧。”李师傅说。因为正中午,来往的人多,记者就跟在他的后面,和他一起边工作边聊天。除了行人常坐的条椅附近,每次走到公交站牌时,他都来回转几圈,生怕有些地方的垃圾没有看到。他说,三年前从老家禹州出来,一直干清洁工,也挺忙的,所以很少回家。上早班时,他们每天凌晨3点半起床,4点开始在岗位上清扫,一直忙到12点半。下午班则要从12点半开始,要忙到晚上7点半(冬季到7点)。早上和中午各有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,有时候路面太脏,他们连饭都顾不上吃。
  “苦点累点没啥,可有些人故意制造麻烦,这最让人心寒。”他说,就在前天,一中年女子坐在椅子上休息时,手中的瓜子皮不停地往地上扔,他上前制止,中年女子却说:“给你发工资,就是让你扫地的。”他只能不停地来回扫着这片地方。“我这还好点,没被打。”他自嘲地笑了一下,同事因为劝说别人被打的也不在少数,就在上个月,在紫荆山广场,一个同事在劝说行人别扔纸片儿时,就被打了一顿。
  环卫工人的保洁工作还要接受清洁公司每天的例行检查,有关部门也会不定期地抽查,考核的结果同环卫工人收入挂钩。也许你不经意扔出的垃圾,不仅是对他们辛勤工作的践踏,也可能会给他们带来经济上的损失。
  他们期待着我们的理解和尊重
  中午11时,附近的小学要放学了,路边站满了等待接孩子的家长。在政四街口的周大妈开始在自行车、电动自行车群里穿梭,她说,学生们放学的时候比较忙,害怕学生们随手将手头的零食包装袋或者纸片儿扔在地上,要跟得紧一点。一个小学生走上前,把手里的冰淇淋包装袋直接扔到了她的簸箕里,她笑着对孩子点点头,扭头对记者说:“现在的孩子懂事多了,把垃圾要么扔在垃圾箱里,要么就是直接扔到我的簸箕里,很少往路上扔东西了。”过了一会儿,她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,又加了一句:“要是车里的人也不往外扔东西了,我们就不用老往路中间跑了。”
  正在接孩子的刘女士说,她见过环卫工人受伤的场景,感觉他们很可怜:“如果开车的集中注意力,应该会减少对他们的伤害。”
  一旁的周先生说,自己常骑电动自行车,也知道危险,但只要人人都守规矩,就不容易出事了:“开车的小心谨慎了,骑车的不盲目求快了,走路的也不乱丢垃圾了,这样自己安全了,别人也就安全了。”
上一条:清洁公司提醒客户空调清洗“游击队”有猫腻 下一条:保洁游击队众多市民深受其害